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志愿者

实地考察 在线咨询 远程策划 精准实施

 
 
 

日志

 
 

“公共情妇”为何成反腐新课题?  

2013-12-25 18:16:42|  分类: 民主与法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博报 洪巧俊

贪官的“公共情妇”不能成反腐软肋
今天,人民网盘点近年3名最著名“公共情妇”:均与多名贪官有染:一是李薇,二是卢嘉丽,三是王菲。
王菲也是潮汕人,潮汕女人比较传统保守,而这个被称为“第一警花”的王菲,却颠覆了潮汕女人的形象。说她的情夫队伍庞大,有四十多位,身家四千多万。四十多位情夫,这么周旋得过来?让人难以置信。新华网称,王菲是上海市公安局前副局长朱影与郑少东的情妇。这个确凿无疑,也就是说王菲是贪官“公共情妇”无疑。北京的《财经》杂志曾披露,王菲后来辞职从商,穿梭于黄光裕与郑少东、朱影等人之间,借这些人关系介入“捞人”(即收人钱财后,靠关系让因犯事被囚者无罪释放)等生意,以及为香港公海赌王连超穿针引线,打点关系。据悉,经王菲手为郑、朱等人收取贿款逾亿元,其中朱影涉款2000万元。

其实,女人只要成了官员的“公共情妇”后,就能成为“权力资源”最大获益者,她们擅长攫取权力资源,而让自己成为富姐大,人上人。就公开报道的贪官“公共情妇”来看,她们无不是如此,贪官没有落马之前,她们一个个活得光鲜,豪车、豪宅,十分体面。这也打上了中国特色的烙印。

曾经有人说赵红霞是“公共情妇”,但我认为,她不过是人家手中的一个棋子,是敲诈雷政富等官员的工具罢了。由赵红霞,我想起了一位叫陈露女子,2009年第11期《前卫》刊登了《“公共情妇”不堪回首:傍上两个贪官一场噩梦》 ,讲的就是她,她是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和湖南省工商局公平交易分局原局长邓毅的“公共情妇”,她原是邓毅的情妇,后来邓又奉送给曾锦春,两人共用。这是陈露的旁白:单位上的人隐约知道了我和邓毅的事情,对我也是百般逢迎。没有人管我上班,不去也没人敢吱声,工资奖金一分不少。有一次,我的直接领导还提了烟酒等礼品来我家串门,一脸谄笑,说想换个地段更好的部门,让我在邓毅面前美言几句。我轻描淡写地说:“我试试吧。”领导千恩万谢走了。我心里感慨万千,当初我进单位时,就是他极力阻挠,如今时过境迁,他反而低声下气来求我了,难怪人家说权力是让人发疯的魔杖。领导调动的事情我给办成了,同事们对我刮目相看,认为我是个非常有能量的人……这个能量就是贪官手中的权力,也就是“权力资源”。

报道称,充当官员情妇还可能为自己赢得社会地位,充当官员“公共情妇”更能获得社会地位,还能攫取权力带来的更多财富。但是李薇这个“公共情妇”应是中国最牛的,也是最能攫取权力资源的“公共情妇”。她有很多传奇故事,一个越南难民女子,是如何成为高官们的情妇,从而成为人上人的?尤其是与她有染的许多官员都被控贪污,但她却能设法免遭起诉,以无罪之身消失在人海,留下的却是一部中国超级“裙带资本”的荒诞活剧。后有媒体奉她为“巾帼英雄”。

报道说,1995年,李薇33岁时认识并成为云南省长李嘉廷的情妇,李嘉廷案发后,李薇择良木而栖,搭上了在云南工作过的金人庆,通过金的介绍,攻上时任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等一个又一个高官的床笫。李薇借力打力,床来床往,累计与十数名省部级高官有染,以混血姿色与超强公关、经管能力为本钱,涉足烟草、地产、石油等垄断暴利领域;充当权力代理人,租金与佣金积成其第一桶金,进而穷尽体制漏洞中的经济商机;组建横跨央地、政商的网状关系,促成权贵资本的连横……终于成功打造出一个巨大的被《财经》杂志称为“下联资本作手、上达官场显贵的伞状网络”,在北京、青岛、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20家公司,关联资产近百亿元。当与其关系至密的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等要人纷纷落马入狱后,她仍全身而退。《财经》杂志调查称,“时至今日,李薇多数资产仍然得以保全,尤其是在内地司法无法触及到的海外。甚至被调查的四年间,部分资产仍有增值。”原中石化集团总经理陈同海、原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与妇人李薇结成了腐败同盟。有网友说:“越南新娘攻克高官们的传说变成了现实”,有的说“一洞连襟,共同致富,共同性福”。李薇这个 “公共情妇”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几个手握权力的高官之间,编织起一张联系资本与官场的巨型网络,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报道还说,陈同海涉及为李薇谋利的另一事件则是青岛泰山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仅一个多月,李薇一进一出的股份转让就净赚2亿余元。还有什么比这来钱更快的?由此可见,官员是享受女人的身体,而女人享受的是官员手中的权力。我曾经说过,一个官员渔利自肥是腐败,一个女人在共享男人的权力资源时就是更大的腐败。权力资本的运行,需要润滑剂,李薇既是高官们私密社交中的尤物,又是庞大资本的名义上的管理者与拥有者。权力资本一旦运转开来,在现有体制下就很难真正被摧毁。少数官员可以落马,但权力资本难以凋零。李薇的恩客们败了,而李薇却能全身而退,正如她成为众高官的公共情妇一样,留下的是一个模糊而神秘的背影。

2009年8月我发表了《“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是一个新课题》,该文不仅入选年度杂文(花城出版社),而且评为广东省好新闻。该文对这个新课题进行了探讨:李薇被两个男人共用的同时,她却共用了两个男人的“资源”——权力。当李薇共享了这两个男人的“资源”后,财源就滚滚而来。当一个女人在共享官员的权力资源时,腐败就不可避免。可以说,陈同海与杜世成创造了“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的奇迹。陈同海与杜世成让情妇享受“资源”如此慷慨,当然是因为“资源”又不是他自家的,再说这种“资源”现在不大用特用,过期又有啥用?让情妇大享特享“资源”,是另一种回报。否定亏的不是他们,亏的是国家和人民。李薇本领再高,如果没有陈同海与杜世成手中的权力资源,也不可能一个月净赚2亿多元。说来说去,还是说到了贪官与情妇的“资源共享”问题。不过我倒有一结论:“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绝对是一个新课题,更是一个反腐新动向。
然而,“公共情妇”盘根错节,关系网大,一般不会出问题,所以反腐难以扳倒她们。“公共情妇”并不是不多,而是这棵树倒了,还有另外一棵大树,甚至几棵大树在保护她不出事。就是贪官咬出来之后,她们大多也能像李薇、卢嘉丽那样安全着陆。“公共情妇”?不仅最能攫取权力资源,还往往带着巨额财富隐身而退。这难道不是反腐的软肋?所以我说,反腐既要打“老虎” ,又要拍“苍蝇”,还要狠狠打击“公共情妇”这个“人妖”。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